009 心計? 作者:毒情話一一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0-11-08
  •     雙流高速路上一輛銀色的跑車緩慢的行駛著,雷凜然的食指,有一拍沒一拍的,敲打著方向盤。
        昨日,他在床上睡了一整天,當再次醒來的時候,屋子全是一片黑色。
        床單上還留著自己與女人纏綿時的印記,但他卻一點都想不起來,睡在他身邊的那個女人是誰,唯一的記憶,唯一殘留在自己腦子里的記憶便是和穆昱相互禮貌性的喝了一杯酒,然后以后的事情,他便一點都沒有了任何畫面,只不過,唯一能解釋這一切的,便是自己被下了藥。
        拿出一只手,捏了捏自己的鼻梁。
        頭還是有些疼痛,但卻覺得自己沒有必要再去想這件事情,更不用去猜測那女人是誰,如果那女人不是柳織心,那么這個女人一定會再次出現在他的面前…….畢竟能費盡心思的想和他發生關系,那么她想要的事情和目的必定不會那么的簡單。
        深呼吸了一下,想著是不是該打電話給柳織心解釋,畢竟那天晚上沒有送她,自己又失蹤了一天,她一定很不高興。
        但最終雷凜然還是放棄,不管怎么說,這件事情是他的不對,而且柳織心對于愛情的美好總是高于常人,如果這件事情被她知道了,到時真的想解釋起來更難。
        車子緩緩的駛入雷氏的停車場里面,還未下車,一雙黑色的高跟皮鞋最先入了眼里。
        眉頭蹙了一下,緩緩的打開車門。
        “今天這是在吹什么風啊,你怎么會到我這里來。”將車鎖好,嘴角淡笑的走到自己母親的面前。
        緊抿著的紅唇,鼻翼間快節奏呼吸出來的氣息,表明雷凜然的母親已經生氣到了極點。
        一本雜志甩到了雷凜然的臉上,書角在他的臉上劃出了一絲血痕。
        雷凜然死死的望著自己的母親,嘴角的笑意收斂。
        “小的時候,您就不是常常教我要懂禮貌嗎?但我的母親怎么變得這么不懂禮貌了?”彎下腰,陰陽怪氣的語調從嘴里溢出。
        但當雜志封面上的畫面,出現在他黑色瞳孔里的時候,雷凜然額頭上的青筋瞬間冒了出來。
        雜志上刊登著用紅外線攝像機照出的圖片,圖片的畫面是一對男女,在床上相互糾纏,整個內容,低俗得仿佛就像在**網站上出現的廣告圖片,只是重要部位都打上了馬賽克,唯一清晰的,便是兩位主角的臉頰。
        雷凜然將雜志用力的捏在自己的手上,或許他自己做夢到沒有想到,這個叫晗若的女人會有這么大的心計,會這么的算計人!
        “這個事情你要怎么解釋?你丟盡了我們家的臉。”
        雷凜然抬起自己的頭,冷酷的眼睛望向自己的母親,剛才那怒氣的畫面,仿佛像是錯覺。
        “不是你將這女人拉到我的面前嗎?不是你要讓她為我介紹廝守一生的女人嗎?我怎么會知道她會如此的有心計,將她自己送到我的床上。”咬牙切齒的將話說完,然后不再看自己母親一眼,快步的朝停車場的專線電梯走去。
        雷凜然的母親臉上出現了遲疑的表情,移動了幾下自己的步子,將地上的雜志揀到自己的手上,細長的峨眉,糾結在了一起…….
        ※※※
        緊閉著大門,在烈日下面,顯得有些殘酷。
        雖然前幾日還有些清爽的天氣,在幾日突然轉變得極快,還真是到了夏季的感覺。
        擦了擦自己額頭的汗液,在按了一下門鈴,但得到的回答依然是小姐不見任何人。
        晗若有些泄氣了,張姐在昨晚打電話說,如果還得不到那位小姐的原諒,這月的獎金全沒了,雖然不是心疼這一點獎金,只是覺得自己真的有些對不起那位小姐,而且是自己帶她到雷家相親,但自己卻和相親的對象發生了關系,說出去,真的會笑死人。
        別墅樓上的房間,突然有東西摔了下來,清脆的聲音,嚇了晗若一跳。
        “穆昱,我要你給一個解釋,為什么是那個女人出現在雜志上?”暴怒的聲音,從打開的窗戶里面傳了出來。
        晗若微微的愣了一下,隱約聽出就是那日相親女人的聲音。
        無奈的嘆出一口氣,既然這么熱的天氣,那女人又這么大的火,如果她的出現,會是真的火上澆油。
        再次用手擦了擦額頭的汗,快步的朝公司走去,只是一路上有些奇怪的人,拿著雜志,對著她比劃著。
        晗若滿臉的狐疑,卻不知道自己該怎么開口問,只好用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凌亂的頭發,和上下看了看自己還算整潔的衣服,一切無疑后,真的不知道,他們這些人在看什么?
        還未走到公司,晗若就看見公司的大門前,黑壓壓的全是一群人。
        照相機,手拿話筒的記者,攝像機,一樣都沒少,還真像在等待一位明星一般。
        晗若狐疑的,一步步的朝前,但人還沒走出幾步,就被人抓住了手臂,
        一轉頭,卻看見一臉擔憂的小息。
        還未來得及開口說話,就被小息拉到了一條小巷里面。
        隱蔽的小巷里,張姐正不停的抽著手中的煙,地上的煙頭,零星的躺在地上,說明張姐已經站在這里,不止一小會的時間了。
        “張姐,出什么事情了嗎?”快步的走上前,臉上全是著急,但周圍站著的同事,在看見晗若后,臉上全是厭惡。
        一個清脆的耳光聲,在安靜的小巷里響起。
        “我看錯了你,當時將這個案子交給你,只是讓你去完成自己三年的心愿,但卻沒有想到你這么的不要臉!”張姐的身子在顫抖著,今天早上看見的報紙,或許是她今生,看到的最大玩笑。
        晗若捂住自己的臉,還未來得及開口,張姐手中的雜志,就甩到了晗若的面前。
        “今天開始,就不要來上班了,你對公司造成的損失,我會找律師來給你算清。”冷淡無情話語傳入晗若的耳里,晗若渾身感覺到了冰涼。
        手顫抖的將雜志揀了起來,上面的畫面,讓晗若的臉頰,瞬間失去了顏色。
        腳有些癱軟的支撐不起自己的身子,眼里出現了霧氣,張口想解釋一切,卻看見張姐和同事已經緩緩的走出小巷。
        烈日在頭頂上,變得更加的強烈。
        淚水劃過臉頰,腦里一片空白,晗若不知道自己該去想什么畫面,自己該去怎么解釋,只是突然覺得害怕,如同小時候在孤兒院里,無助的害怕。
        緩緩的坐到地上,將自己的臉,埋在自己的膝蓋上,想想以后的日子,一種無望的感覺蔓延到了全身……本書由首發,請勿轉載!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韩国快乐8是谁开奖 新皇娱乐游戏 2013新浪体育评现役50大 网上真钱捕鱼平台 生肖时时彩 挂游戏赚钱平台攻略 鼎盛彩票游戏 手机版qq麻将作弊器 7m篮球比分规则 手机游戏街机捕鱼 球探篮球比分播网 澳门博彩即时赔率 7m篮球比分即时比分app 麻将规则 教学 捕鱼游戏王 大蠃家足球即时比分 金丰彩票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