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穿越架空-> 《穿越1977》-> 第二章 白山村
第二章 白山村 作者:靜夜思靜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0-11-25
  •     外面的雪鋪了一層,地里的活計也什么做不了。生產隊的隊員放了幾天假,等雪化了,再出來上工。陳二柱進來時,陳明正在紙上寫東西。
        “大冷的天,二柱怎么過來了?”陳明三十幾的人,生產隊里近百個隊員不說個個都說他好,至少絕大多數提到陳明都豎個大拇指。
        “陳大哥,我……這……。”雖說自己來要的不是什么值錢的物事,陳二柱心里還是有些不踏實,覺得自己挖了社會主義墻角,一路上越想越不是個事,心里打起退堂鼓來。
        陳二柱在生產隊里從來是你說一他不說二,你叫往東他絕不往西的人。陳明作隊長的自然是十分喜歡這種實誠人,此時見他這種尷尬樣,忙拉他坐下,“兄弟有事就跟哥說,鄉里鄉親的有啥好客氣的。”說是這么說,可陳明也怕陳二柱真說出什么難事來,心里打起了幾個腹稿,等陳二柱支支吾吾把他家撿了個孩子,孩子要喝牛奶的事說了,陳明松了口氣不說,心里也有些好笑,那牛奶多大個事來著。
        “你是真要養那娃?”牛奶不是什么大事,養個孩子才是。見陳二柱點點頭,陳明想了想說,“那你得去村長那說一說,得給孩子落個戶。以后生產隊里發什么東西也得給人孩子一份。”等孩子長大了,又繼續給隊里干活賺工分,當然這后面的話陳明沒說。
        見陳明不光答應提供幾個月的牛奶,還替他想得如此周全,謝了又謝,才告辭出來,又去了村長張書華家。
        張書華六十多歲了,一到冬天就不大想動彈,見是陳二柱這個晚輩過來,點了點頭讓他坐炕上。孩子的事,陳二柱一說,張書華心里打起了小鼓,附近幾個村子里這幾個月有孕的女人家在他腦子里過了幾轉,可都不像是會扔孩子的人家。又細細問了些事,估量著這是打著日后再也不認孩子的主意來的,什么證明孩子身份的東西也沒有。
        心里有了譜,張書華給陳二柱寫了個條子,算是證明,讓陳二柱趁派出所上班時間去給孩子辦戶口。
        如此這般,薛子玥就在明陽鎮白山村落戶了。
        “對了,孩子名字起了嗎?”
        陳二柱搖了搖頭,這幾天他就忙著給孩子張羅衣服、鞋子了,確實沒想到這個問題。
        “你去登戶口可得想好名字,這以后改起來很麻煩。”張書華提醒了他幾句,要留他吃晚飯,陳二柱忙著去趙芳大哥家接老婆孩子,哪里愿留下來,跟張書華道了謝,直奔趙貴家去了。
        孩子留在大哥家,趙芳這幾天沒事就常常過來看,還沒滿月的孩子吃了就睡,睜眼的時候極少,偶爾一兩次趙芳卻逗得很開心。陳二柱進屋,見趙芳抱著孩子在炕上斜靠著,心里暖洋洋的。
        “答應了?”趙芳見他進來,輕手輕腳的把睡著的孩子放床上,蓋好被子,接了陳二柱脫下的帽子、棉衣掛好。陳二柱進來沒見到趙貴夫妻倆,炕上并排睡著三個孩子,大的是趙康,還有趙貴家三個月大的小二趙國和他家閨女。
        “大哥大嫂沒在?”
        “爸媽從小亮那回來了,大哥大嫂去接他們了。”老兩口前幾天去鎮上看趙亮,趙貴要陪他們一起去,老人家不愿意,說家里只有姚鳳一個女人帶孩子,不放心。
        說曹操曹操到,老兩口大包小包的提著東西后面跟著同樣拿著大包小包的趙貴夫妻倆,陳二柱兩人忙迎了出去,“爸、媽,哪來這么多東西?”供銷社買東西得憑票,不是有錢就能買的,老人家節儉慣了的人,不可能把一家的票全買了東西。
        趙老太笑的合不攏嘴,趙老爹也是滿臉笑容,趙貴笑道,“爸媽說小亮上個月在廠里當了班組長,又處了個女朋友,他們這次去見了那女孩,洋氣得很,還送了好些東西給咱們。”
        說完自己也樂呵起來,趙貴從小沒見過親媽,趙老太雖說偏寵她自己兩個親生孩子,對他卻也不差,他一直把趙老太當親媽,自然兩個弟妹更是親些,見小弟的終身大事有了著落,自然高興。
        一時間屋里滿是笑聲,老兩口不聽的說那女孩如何如何好,兒子如何如何有本事,年紀輕輕都當上班組長了。
        趙芳和陳二柱自然也為小弟高興,他倆如今孩子有了,去了一塊心病,越發歡喜起來。
        趙老太要去看小孫子,見炕上躺著仨孩子,臉上的笑容頓時跨了下來,“聽你哥說,你撿了個孩子來帶?還是個女娃?”
        自上次從大哥口中得知,老太太主意打到趙貴頭上,趙芳便有些覺得對不起哥嫂,哥哥從小就對她好,她媽又總是無理取鬧,如此一來,便對她媽有些不滿,“你不是都知道了嘛?”
        趙老太見女兒的表情,一口氣噎在喉嚨里,咳了兩聲,“你還有理了,哪里來的野孩子,你也抱回來養。我都跟你哥說好了,把小二抱給你,你著什么急你?趕緊扔了,把小二抱回去。”
        一時間屋里眾人臉上五顏六色,姚鳳再好的脾氣聽到婆婆要抱她孩子說得這么理直氣壯,也忍不住了,“媽,我們可沒同意把小二抱給小芳。”撇開趙貴來攔的手,走過去把趙國抱起來,“我自己的兒子自己養,再說,這不是瞌睡了就有人送枕頭,再好沒有的事了。”
        姚鳳原是想氣趙老太,趙芳聽了卻也有些下不來臺,“媽,你別說了。我養這個閨女,你別管了。”
        趙老太氣不打一處來,“你們一個個翻天了是吧。”媳婦一向聽話,可畢竟是人家的女兒,她還是有些擔心以后不好處,畢竟他們跟老大住一起,指著趙芳,“先不說這孩子是不是有什么病,治病要花多少錢。就說人家父母都不要,大冬天的扔雪地里不想養,你眼巴巴的抱回來做什么?又是個女娃,能給他陳家傳宗接代嗎?陳二柱他媽能答應?”
        趙芳正要開口,陳二柱吼了一聲,“別說了。”聲音小了些,卻不容他人置辯,“媽,這孩子是我要養的,趙芳犟不過我才答應的。”
        趙老太聽他這一說,腦子里念頭一閃,“別是你在外面和什么狐貍精生的野孩子吧?野孩子也敢抱回家來讓我女兒養。”她是得不得理都不饒人的人物,一聽是陳二柱要養,掉過頭就把矛頭指向女婿。
        薛子玥早就醒了,見陳二柱趙芳護著自己,心里感動,又聽著趙老太挑撥離間,將內部矛盾轉化為外部矛盾,還想象力充沛,真是……
        趙老爹見他老婆越說越過分,挑撥起女兒女婿感情來,喝了一聲,“住口,都別說了。二柱為人大家都知道,哪里會做哪些齷齪事。小芳,別理你媽。”見趙老太還要爭辯,又說,“你們夫妻領養這孩子是做善事,我沒什么說的。只是記著一條,她是人,不是動物。即便你們以后有了自己的孩子,不能慢待了她,得當親生的養,不要現在急著領回去,以后有了親的,又不待見她。記住了嗎?”
        陳二柱夫妻高興的應了,趙老太還是不滿,又不敢真的惹惱了趙老爹,自己鬧了半天,什么都沒鬧出來,頓時有些訕訕,甩了門出去,留下一屋子人嘆氣。
        “你媽她……”趙老爹想安慰安慰兒子,又不知說什么。趙貴見父親為難,笑了笑,沒說什么,讓他炕上坐了。趙芳在屋里待得氣悶,跟父親兄嫂告了別,抱著閨女回家了。
        晚上,陳二柱和趙芳完事,擁在床上,“你媽以前對大哥也不差,怎么這幾年總是針對他?”
        趙芳靠在陳二柱懷里,嘆了口氣,“大哥大了,又有了家,開銷自然大了,媽覺得爸的錢都花到大哥身上了,怕以后分家小亮分不到什么。”
        陳二柱納悶,“你家能有多少東西,又不是皇帝分家,你媽計較這個?”一句話完,便挨了趙芳一白眼,“你還是讀過幾天書的人,你就沒看出來,東西是沒什么,就是有,那也是生產隊共有的。我媽那是氣我爸覺著我哥比我弟好,她那是借著東西在跟大哥他媽較勁。”
        陳二柱無奈,揉了揉趙芳的頭發,“你說你們這些女人一天到晚的想些什么,跟個死人較勁。”被趙芳拍開他的手,又環上她腰,“說到底,你媽也不容易,以后別跟她置氣了。”
        趙芳怒了,“那還不是為你,你要養孩子,我給你打前陣,你還說我跟她置氣。”想到她媽,嘆氣,“那不是看她對大哥大嫂太過了嘛,她是我親媽,大哥就不是我親大哥?也就是大哥大嫂脾氣好,要不早鬧起來了,咱閨女這事,只是個由頭,就是沒有,也得鬧起來。”
        陳二柱聽她說咱閨女,心里樂開了花,把她拖進被子里,還要繼續辦事。
        也幸虧薛子玥睡著了,不用看現場版。www.mpzw.com無彈窗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韩国快乐8是谁开奖 ag捕鱼王2 当所有人知道买房赚钱时 江西麻将十三烂打法 3171李逵劈鱼外挂 乒乓球即时比分直播 最赚钱的谋局者 总进球 转卖亚马逊礼物卡赚钱 欢乐捕鱼下载 邯郸红中麻将怎么打才能赢 卖小视频能赚钱吗 足球直播比分网 黑暗料理王做什么菜最赚钱 浙江飞鱼 个人在抖音如何赚钱 韩国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