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穿越架空-> 《穿越1977》-> 第十五章 堂姑盧倩
第十五章 堂姑盧倩 作者:靜夜思靜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0-11-25
  •     陳紫玥后來知道,這個叔老爺陳時良是陳二柱父親的親兄弟。解放前陳家很窮,吃飯都是問題,更不要說給兩兄弟娶親。好在陳二柱父親是大哥,娶了家里的童養媳,就是陳老太,童養媳并不需要什么聘禮,簡簡單單的就辦了。到這位叔老爺的時候,是真沒法了,結果這位叔老爺給另一個鎮上的地主盧家當了上門女婿,生了兒子盧武和女兒盧倩。
        陳時良覺得自己做了上門女婿,丟了面子,不愿和家里多走動。再加上文革以后盧老爺子被打成走資派,和親朋好友都劃清了界限,陳時良和家里更是少了往來。陳二柱父親去世以后,兩家基本上斷了聯系。
        這次老人家帶著兒子女兒找來,既是被兒子盧武說動,看陳二柱能不能幫忙在省城找工作。另一方面,也是覺得自己都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對年輕時候重面子失了親情有些后悔,存了來瞧瞧陳二柱姐弟的意思。
        陳二柱把盧武夫妻的事放在心上,第二天就托人在廠里人事處打聽。人家聽說盧武在他們村里當過電工,就讓他先去試試。盧武一上手,談不上精通倒也熟練,化工廠就要了。當時趙芳進廠時,陳二柱是特招的工種,她是作為特別工種的家屬安排的,現在雷琴就沒有這個待遇了。
        雷琴的事有點麻煩,化工廠本來招女工就少,她又不像盧武有什么技術。特別是改革開放以后,為了提高效益,國營企業招工的時候不免都嚴了些。陳二柱還托人問了棉紡廠之類的女工多的地方,也沒有結果。
        陳時良看過侄兒侄女,兒子工作也找到了,老人家放心不下家里的老伴和后院的豬,待了四晚上就準備帶女兒回村。
        “爸,我不想回去。”盧倩搖頭。
        “你在城里也找不到工作,不回留在這干嘛?”
        盧倩固執的搖頭,一個字不說,就是不肯回村。
        陳時良有些生氣,本來是聽老伴和兒子的話,帶女兒出來散散心,沒想到來了省城五天不到,盧倩就不肯回去了。
        “不回去?不回去怎咋整?你哥和嫂子去住他廠里的職工宿舍,你這么大的閨女,不能還跟他們擠一間吧?”
        眼眶紅紅的,盧倩明顯有些懼怕陳時良,身體小幅度的發抖,卻仍然堅持:“我不回去!”
        拍的一聲響,盧倩臉上一痛,倔強的抬頭看了陳時良一眼,又低下頭不說話。陳時良看她的樣子,心頭火更大,又揚起手。
        “二叔,別打了。你們攏共來了也沒幾天,多住些日子,二柱和我帶你和盧倩到處去走走”趙芳見一旁的盧武夫妻臉色不好,不動也不說話,忙把盧倩拉開。
        陳二柱也上前攔住陳時良,“二叔,先別生氣,有話好好說,好好說。”
        趙芳拉盧倩,讓她跟自己進屋里躲一躲,哪知盧倩眼淚嘩嘩的往下掉,卻就是不肯跟她走。
        陳時良見了臉漲得通紅,氣得咬牙切齒:“二柱你別攔著,我今天,今天就是拖曳,也要把她給我拖回去。我就不該聽你媽和你哥的話,什么帶你出來看看、散散心,回去就好了。都是他媽屁話。”
        盧倩使勁抹了把眼淚,朝陳二柱夫妻扯著嘴笑了一下,“謝謝二柱哥、二柱嫂子。”顫巍巍的走到陳時良面前,聲音不大卻堅定,”爸,我這次出來就沒打算回去。我不嫁張二傻子,你們最好熄了拿我給哥換房子的心思,我死都不會嫁的。”
        盧武夫妻臉上很是好看,一會青一會紫,看陳時良一眼又看盧倩一眼,同時沉默不語。
        陳時良在侄兒侄兒媳婦面前丟了臉子,臉色霎時更難看了,動手去抽皮帶,盧倩見他動作,嚇得站都站不住,趙芳忙上前扶她。
        “你要造反了?看我今天不抽死你!”也不管是誰攔他了,陳時良抽出皮帶,一把推開陳二柱,“今天你不死,我死!”
        趙芳見陳時良犯渾,自己也嚇得不行,使勁拖著僵直的盧倩往屋里跑,還不忘拽上一旁看熱鬧的陳紫玥。
        鎖上門,趙芳和盧倩同時松了口氣,“跟嫂子說吧,你家這是鬧什么呢?”
        一提到這個,盧倩眼眶又紅了,卻沒有再流眼淚,有些哽咽的說了。
        原來盧老爺子就盧倩媽媽一個女兒,從小就是嬌生慣養的,又舍不得女兒嫁出去被惡婆婆欺,干脆招了陳時良作上門女婿。陳時良娶妻時,盧家條件還不錯,田土房子都有好多,誰知打土豪分田地的時候被弄走了一大半不說。文革的時候盧老爺子還被打成走資派、******。鎮上的房子都被沒收,什么田土也沒有了,只在盧家村里有幾間破房子。這些房子對平常百姓家來說也就差不多了,可對盧家不一樣,盧倩媽媽是地主家從小富養慣了的人,對土地有一份特別的偏執,一直盤算著要重新置辦一份以前那樣的家業,哪怕自己沒有,也要想方設法給兒子、孫子置辦一份。
        于是,就有了嫁女兒換房子這一出戲。
        盧倩長得只能說清秀,談不上什么天仙似的美人。但是耐不住那家兒子是個渾人,二十多快三十的人,只會在村里偷雞摸狗、調戲大姑娘小媳婦,早就是名聲在外的人,誰家有閨女都不愿意嫁過去,那家便想出了把房子拿出來當聘禮的招。
        盧倩說什么也不肯嫁,被逼急了,在家還自殺了一次。還好及時救了下來,卻被陳時良一句“你就是死了,也得嫁過去。”冷了心。飯照吃,覺照睡,卻不肯再開口說話。正好陳時良不知從哪聽說陳蓮、陳二柱姐弟都在省城賺大錢了,便打算帶著兒子媳婦去找侄兒。盧倩媽和盧武一商量,便勸陳時良帶著盧倩出來散散心,見見人家過的好生活,回頭說不定就愿意嫁了。
        誰知盧倩心里根本就沒有再回去的心思,就這樣鬧了起來。
        聽完盧倩的故事,陳紫玥還在云里霧里。怎么都八十年達了,還有這么強迫婚嫁的事?
        為了房子,就能把女兒的未來毀了?實在是很不可思議。
        說到底這是人家的家務事,還是陳二柱叔叔家的,趙芳也不好說什么,只是嘆口氣,安慰了盧倩幾句。
        客廳里開始還吵吵嚷嚷了一陣,后來也沒了動靜。
        陳紫玥貼著門板聽了一會,打開門探出腦袋瞧,聽見陳二柱低沉的聲音,“雖然一直走動不多,但是爸以前在世的時候,就常說自己沒本事,虧待了二叔你,要不你也不至于……”
        陳時良開口要說什么,被陳二柱攔住了,“二叔,不知道就算了,既是知道了我也不能眼看自己堂妹被你嫁隨便嫁到火坑里。你看這么著成不?把盧倩放我這住段時間。”
        臥室里的盧倩聽陳二柱這么說,頓時期盼起來,眼睛都發光了,緊張的豎起耳朵聽。
        趙芳聽丈夫說話太直,怕陳時良生氣,又見盧倩這樣,走了出去笑著勸道:“是啊,二叔,這幾天你也看到了。我和她二柱哥一天到晚的上班,也沒時間給妞妞做飯。盧倩先在我們家住段日子,在這幫我們帶帶孩子,遇到有什么廠招工的也可以去看看。反正盧倩年紀不大,就是結婚也不急這兩年。順便也給我們夫妻幫幫忙,就是怕您老人家不舍得。”
        “這有什么不舍得的,給她哥哥嫂子幫忙那是應該的。”陳時良聽到可以在城里找工作,眼睛也亮了,“就是要你們夫妻費心了。”
        陳二柱也笑了起來,“都是一家人,二叔這么說就太見外了。這樣,二叔你多玩幾天。趁盧武還沒開始上班,我帶你們到省城各處去走走。”
        最后陳時良也還是沒多待,當天就坐汽車回去了。盧武已經在新廠區分到了一人間的職工宿舍,在陳紫玥家住了一晚,第二天也搬過去了。
        對于這個家里突然多出來的人,趙芳心里開始還有些不樂意,雖說是自己夫妻主動留下來的,但畢竟等于夫妻倆要白養活一個人。
        但是心里也還是同情盧倩的遭遇,有些可憐她。再說趙芳也知道,其實陳二柱和他過世的爸爸一樣,都覺得有些虧欠陳時良。如今仿佛歷史重演一般,盧倩又可能因為家里的原因而不得不接受一段坎坷的婚姻,陳二柱自然是不可能撒手不管。
        加上盧倩在陳家很勤快,每天早上一大早跑出去買菜,中午下午的飯都收拾好,家里也打掃得干干凈凈的,趙芳心里高興,越發喜歡這個堂妹起來。www.mpzw.com無彈窗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韩国快乐8是谁开奖 福建22选5 52农场怎么赚钱快 51678金蟾捕鱼游戏官方网站 棒球比分直播雪缘园 做广告什么赚钱 非法渠道赚钱 重庆幸运农场 有利润就一定赚钱吗 3D 律所的赚钱点 棒球比分直播即时比分 新新浪体育 跟团队计划买 带你赚钱的 去看看赚钱软件 河北时时彩 杭州做区域物流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