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穿越架空-> 《穿越1977》-> 第二十章 紅樓
第二十章 紅樓 作者:靜夜思靜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0-11-25
  •     “什么,那丫頭手上有這么多錢?”趙老太滿臉不可置信,張大嘴盯著趙芳。
        趙貴和趙亮兩對夫妻聽趙芳說起陳紫玥前幾個月做小生意賺的錢,心里也是一樣震驚。
        趙亮咽咽口水,“姐,冰棍那小玩意真能賺那么多錢?”
        “姐還騙你咋地?妞妞錢都拿到我面前了,還有假?”趙芳挺得意,嗑了顆瓜子,翹著腿靠在沙發上。
        趙老太坐不住了,踩著小腳,顫顫巍巍的沖進陳紫玥睡的房間,嘴里還不停的責怪趙芳:“你說你呀,看著挺精明一個閨女,怎么這會犯傻?那么多錢就給她一個小孩拿著,算什么事?”
        翻找了一陣,一毛錢的影子都沒見到。
        陳鵬被趙老太的聲音嚇醒了,哇哇哇的哭個不停,趙芳忙抱起來哄他。
        “媽,你甭找了。前幾天她就拿戶口去銀行開了個戶,存銀行里了。”一只手抱著孩子,另一只手拉住趙老太。
        趙老太二話不說就要上來揪她耳朵,“你傻成這樣啊,你?有錢不知道自己拿在手里,讓她自己存起來,還有你的好?”趙貴兄弟倆攔也不是,不攔也不是。
        “媽,我抱著鵬鵬呢,細皮嫩肉的,您老可別弄到他。”趙芳避開趙老太的手,躲到趙貴后面,“你以為我沒跟二柱說過啊,他非說那是妞妞自己賺的,讓我不要管。”
        提到陳鵬,趙老太收手了,又想到那筆錢,心里替趙芳著急:“不是媽說你,平時瞧著挺聰明的,咋現在二柱犯傻你也跟著?別的咱先不說,屁大點孩子,拿這么多錢你也放心?”
        “二柱說,命中有時終須有,命里無時莫強求。錢,就是給孩子自己留著用,上學也好買她自己花也好,她自己賺回來的自己用。”
        陳鵬盯著趙芳依依呀呀的往外吐口水,杜婷婷扯了一張衛生紙紙遞給趙芳。
        趙老太恨鐵不成鋼的指著趙芳鼻子罵:“豬啊,你們都是豬!沒過過苦日子,你不知道錢的好,你不為自己想,也要為你兒子想啊,那才是你身上掉下來的肉!”
        趙芳動作不停的給兒子擦嘴,“媽,你就別說了。就為這個,我還被二柱數落了一頓。說我一天沒事,就會算計自家閨女的錢。”拍著趙老太的背給她順氣,“算了,現在我也想通了,妞妞那筆錢確實是挺多,但我和二柱多攢幾年也不是不能攢出來。我自己的兒子,怎么會虧待他?”
        見趙芳不為所動,又替女兒不值,趙老太心里憋著氣,等陳二柱下班回家又說了他一通。誰知平時老實的陳二柱,這時犟的像頭牛,你說什么他老老實實坐那聽著,可要再問他的意思,他就是不吭聲,逼問得急了,直接甩出一句:“我自己家的事,自己解決,媽你照顧好自己身體。”
        認為自己好心被當成驢肝肺,氣得夠嗆的趙老太當天就非得收拾東西回家,死活不肯在陳家住。最后耐不住時間太晚,沒有回明陽的車了,才半推半就的又住了一晚上。
        陳紫玥當天回到家,莫名其妙的被氣呼呼的趙老太吼了幾句,見趙芳陳二柱臉上都不好,一聳肩,鉆進房間做作業去了。
        她不知道她手里的財產,差點就被充公了,自然也不知道另外還有人在談論她手上的錢。
        “王廠長,這是上個季度的銷售報表。”葉勇抱著一摞文件敲開王開奇辦公室的門。
        “拿過來。”王開奇接過去,打開第一頁看了一眼,抬頭問,“你手里有沒有陳紫玥進貨的記錄?”
        葉勇疑惑的點頭,“有,她進貨都是我經手的。四月份是她一個人,五月份開始她就找人幫忙,都是先賒賬,所以我做了一個專門的記錄。放在最后一頁了,她的賬早就結清了,九月份也沒有再進貨。”
        王開奇贊賞的拍拍他的肩,夸了句:“不錯!”翻到最后一頁,在計算器上按了幾下。
        嘴里吐出一句國罵,王開奇笑著把計算器扔進抽屜,“這個陳紫玥,厲害!五個月就賺了這么多,搞得我都想辭職,賣冰棍算了。
        葉勇早驚訝過了,此時只是笑:“我早這么想了。就是那幾個幫她賣冰棍的學生,一人估計也少于這個數。”伸手比了個一。”
        王開奇摸出口袋里的煙盒,掏出一根遞給葉勇,又自己點上一根,才笑著開口,“這孩子還真沒讓我失望。”
        葉勇贊同的點點頭,“只是今年冰棍的零售價已經開始降了,利潤低了不少,不知道她明年還會不會再來進冰棍賣了。話說回來,她就是什么都不做,那筆錢也能用很久了。”
        王開奇吐出一口煙,不贊同的搖搖頭,“我看這小姑娘可不是個安生的主兒,就是不知道她現在有什么打算了。”頓了一頓,淡淡的說,“待會兒,你再印一份這三年報表給李廠長,他剛來,看看以前的生產銷售記錄好開展工作。”
        陳紫玥確實正在心里盤算,只是她盤算的是要去買材料回來做火鍋吃。
        陳紫玥前世的父母都是西南地區的人,她也是出生在西南一家婦產醫院,只是剛滿月全家就搬到了上海。
        上海人不愛吃辣,并且口味跟陳紫玥一家很不一樣。他們一家到了上海以后,母親總會想方設法的折騰出家鄉的口味,讓陳紫玥的父親吃個滿意,上海吃不到正宗的麻辣火鍋,母親馮曉燕不得不親自動手。
        馮家清末是做火鍋發家的,多年才研究出自己獨特的底料配方。三大改造的時候陳紫玥的曾外祖父把店上交給了國家,卻沒舍得交出配方,偷偷傳給了陳紫玥的外公和他另外幾個兒女。誰也沒想到文革期間陳紫玥的外公因為成分和配方問題被打成******,老人家不堪屈辱,在牛棚上吊自殺了。
        馮曉燕被迫和父親斷絕父女關系,眼睜睜的看著父親離開,卻束手無策,那段時間日日以淚洗面,還好有陳紫玥父親一直在身旁照顧她。
        八十年代,秦家幾個叔叔姑姑在西南陸陸續續的開了火鍋店,秦曉燕卻再也沒這種想法,一心一意考上醫學院,做好的自己的醫生。
        受父母影響,陳紫玥的口味也偏辣,從小她就沒少跟著母親學做吃的,尤其母親最拿手的火鍋,很是得了些真傳。
        想到重生后再也沒碰過的火鍋,陳紫玥直流口水,興致勃勃拉著盧倩去菜場,“走,咱們去買點材料,中午回來做火鍋吃。”
        改革開放以后,原先什么都要憑票的局面漸漸被打破,供銷社也不再是唯一能買到食品的地方,人們餐桌上菜的品種逐步豐富起來。尤其是農村土地承包責任制推廣開后,城里出現了一些自發的小菜場,不少小菜都能在這些小菜場里買到,即便是以前精貴的豬肉,供應量也大了起來,有肉票的可以用票買,沒有的,在原價基礎上多加點錢,也同樣可以提回家。
        盧倩買菜,多數都是到這些小菜場,東西便宜不說態度也比供銷社好很多。但是今天陳紫玥要買的東西,在小菜場買不全,只能去供銷社和肉聯廠。
        憑著記憶,陳紫玥買了牛油、辣椒、豆瓣、豆豉、醪糟汁、冰糖、黃酒、鹽和一些特殊的香料,外加一只雞。
        這些里面除了鹽,都不用憑票買,直接付錢就可以。
        兩人擰著東西回家,路上見一堆人正圍在前面,兩人好奇的走過去,墻上貼著一張紅紙黑字的告示。
        原來,陳二柱他們化工廠一個月前已經連人帶器械,徹徹底底的搬去了郊區。市區里那個舊工廠的爆破拆除,已經提上了日程。
        工廠是要拆,但是化工廠臨街的一排行政樓是五年前才建的。一溜的三層樓紅房子,現在看起來仍然嶄新嶄新的,周圍的居民還起了個挺好聽的名兒,紅樓。
        房子拆了畢竟有些可惜,留著廠里又用不上,也不知道是哪位頭腦靈活的領導做了一個決定,把房子一樓租出去,看有沒有人租,二三層先空著,看情況再說。
        大大的黑字印在紅紙上,隔十步遠都能看得清,圍著看熱鬧的老百姓遠遠超過動心思的。
        “一間房一個月二十五塊,能頂一個月工資了,誰犯傻了租這住?”一禿頂男人嘖嘖兩聲,給周圍不識字的圍觀者念紅紙上的內容,還附帶自己的評價。
        陳紫玥若有所思的再從頭到尾看仔細看一遍,跟在盧倩身后走了。
        再熟的手藝也已經丟了五六年,此時再上手不免有些生疏。
        先把雞骨頭剃下,放進摻好水的砂鍋里,看了看時間,蓋上鍋蓋。
        接著把鐵鍋放到旺火上,下牛油燒熱,按馮家的做法把各種調料、香料加進去,煽出香味。
        看著陳紫玥一把把的朝鍋里扔四川辣椒,盧倩嗓子眼一股辣味。
        “妞妞,湯好了。”揭開蓋子,一股雞架子湯的濃郁香氣撲鼻而來。
        陳紫玥嘗了一口,點點頭:“可以了,倒進來吧。”把手里的炒鍋一斜,示意她倒進鍋里。
        紅彤彤的一鍋,光是看就覺得很有食欲。
        “小姑,你嘗嘗。”陳紫玥趕緊自己燙了片肉,覺得味道還不錯,又夾了一片遞給盧倩。
        紅顏色的鍋底咕咕的冒著泡,讓盧倩胃都有些不舒服。最終還在陳紫玥鼓勵的眼神下,咽下一塊。
        “怎么樣?”陳紫玥睜大眼睛,期待的盯著盧倩,生怕她說出一句不好吃。
        “還不錯。”不等陳紫玥高興,接著又是一句,“但是,太辣了。”忙不迭的跑到客廳倒水和,只是溫瓶里的是熱水,越喝越辣。
        見盧倩被辣得直喘氣,陳紫玥訕訕的笑了兩下,“不好意思啊,忘記你是北方人了。”
        “說得你不是北方人一樣。”盧倩使勁張嘴呼氣,連著扇了好幾下,才好些。
        說是這么說,不過確實味道不錯,盧倩倒了碗白開水來涮,吃得不亦樂乎。
        “湯熬的時間再長些,又換成老鍋底的話,味道會更好。”陳紫玥意猶未盡的砸吧砸吧嘴。www.mpzw.com無彈窗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韩国快乐8是谁开奖 山东麻将教学视频 80彩票安卓 麻将白板过后是什么赖子 吃鸡游戏 绝地求生刺激战场 攒劲甘肃麻将漏洞 海王捕鱼客服电话 山东麻将怎么和牌 黑龙江时时彩 科技赚钱有什么 人人发彩票安卓 刮硅藻泥师傅赚钱吗 微信捕鱼注册送100现金 免费山西麻将作弊器 天天捕鱼电玩版话费 机构是怎么赚钱的 云顶彩票苹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