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宮廷爭斗-> 《神醫毒妃》-> 第1013章 燕語,叫聲哥哥,送他上路
第1013章 燕語,叫聲哥哥,送他上路 作者:寧傾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6-04
  •     白鶴染沒有親自動手,她把這個機會讓給了品松。她只是接過五皇子的尸體,在劍影的幫助下一起扶到了寢殿外,一起坐到臺階上,讓五皇子的頭靠在他的肩,從后面看起來,就像兩個好好的人坐在臺階上看初晨第一縷微光照耀下的大雪紛飛。

        雪比夜里下得更大了,卻沒壓得住綻放的晨光,有人說這是一個好的寓意,就像郭問天二十萬大軍攻城,最終還是沒能壓得住東秦的龍氣,東秦還是在這樣一個清晨繼續威震四方。

        還有人說,這一切都是天賜公主的功勞,要是沒有天賜公主,怕是皇宮現在已經易主了。

        白鶴染無意聽他們說什么,不管是誰的功勞,這一夜于她來說都是一場不愿面對的悲歡離合,都是一幕終身難忘的家國大戲。

        她將身邊人的手抓了起來,握在自己手里,冰涼冰涼的,已經有些發硬。

        她一點都不怕,甚至頭歪了歪,與他的頭枕在了一起。

        又回想起在怡合宮時,當秘密揭開,他痛苦地問她“你早知道對不對”。是啊,她早知道,可是早知道又能如何呢?拼了命的積攢籌碼,就以為能在最后關頭有能夠跟皇家談判的資本。可是她忘了,要談和的不只是天和帝一人,還有那滿朝文武。

        天和帝是個好皇帝,也是一位有情有義的父親,他想順了她的意,想讓他們都活著。所以,車到山前,他給她開辟出一條路來,雖然苦了點,但只要走過去,就是陽光大道。

        “哥,你怎么這么傻,為什么非要赴死呢?”她開口呢喃,眼淚不停地流。“只要你活著,你可以去任何地方,可以脫離皇家,可以游山玩水去山高皇帝遠的地方定居,為什么一定要走這條死路呢?我明白,你是想堵住那些人的嘴,是想讓我們以后能活得好一些。可是你用自己的命來換我們好好活著,我們能活得好嗎?哥,你讓我以后該怎么過?”

        她不停地念叨著,也沒管里頭品松是不是已經報了仇,更不管有多少人圍著,就好像全身的力氣在這一刻都用完了一樣,只在地上坐著,一動都不動。

        默語想上前勸幾句,卻在這時,德福宮門口突然闖進一個人來。那是一個小姑娘,一身青袍,一臉血淚,跑過來的路上可能是摔了跤,身上全是雪。

        白鶴染看了她一眼,又喃喃地跟身邊人說:“燕語來了,她哭過了,似乎是哭壞了眼睛,流出來的眼淚都是血色的。哥,你看,這丫頭直到這一刻都還這么執著,都還不想放棄,你讓我該怎么同她說呀?我攔著她那么久,可是她一頭撞到你這里就不肯離開,到最后差點把命都搭上。你救了她一次,但這一次卻救不成了。”

        說話間,白燕語已經走到了近前,似乎有些恐懼,就在臺階底下站著,不敢再往前走。

        默語輕喚了聲:“三小姐。”

        白燕語依然沒有反應,她只是死死盯著五皇子的尸體,像是要把這個人看到骨子里。

        眼中血淚不停地流,呼吸也不均勻,幾次都感覺像是要把自己給憋死似的。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于能開口說話,聲音顫抖,哆哆嗦嗦地問:“是誰殺了五殿下?”

        邊上有人回答:“是二皇子。”

        “二皇子,他人呢?”

        再有人答:“死了。”

        “死了?”白燕語偏了頭,目光中閃過一瞬的遺憾。“那你們怎么在這里?”

        這一次搭話的人是冬天雪,她告訴白燕語:“當年就是老太后設計陷害文國公跟李賢妃,所以我們要來報仇。主子說了,所有參與過這件事情的人,一個都不能留,必須都得死!”

        “好,對,就是這樣,一個都不能留,統統都得死。”白燕語一邊說著一邊邁開腳步,經過白鶴染,直接走進德福宮寢殿里。走進內殿時,正好看到品松伸出手,死死地掐住葉太后的脖子,五指越收越緊,終于床榻上的人不再掙扎,沒了氣息。

        她眼中的血淚還是在流,視線都已經開始模糊了。她有感覺,這雙眼睛好像要瞎,她很快就會成為一個瞎子。可是她不怕,瞎就瞎吧,反正這世上也再沒有她想要看的人了,這雙眼睛長著也沒用,不如就隨他去了,全當是給他做個伴。

        品松回過頭來,一眼就看到了白燕語,張了張嘴想說什么,卻驚于她臉上的那兩行血淚,終是什么都沒說出來。

        白燕語對已經死去的葉太后很感興趣,她走上前,就站在床榻邊上看,一雙眼睛直勾勾的看,卻漸漸落不到實處,看不太清了。

        她問品松:“你有刀嗎?”

        品松搖頭,“進宮的時候兵器都卸了。三小姐,你的眼睛……”

        “沒事。”白燕語抬手揉了揉,視線又恢復了一些。

        她開始四下張望,最終選中了一只燭臺。

        摸索著走到燭臺邊上,用力將燭臺拿到手里,再將上面剩下的一小截蠟燭拔下來。

        拔下了蠟燭,燭臺就露出釘子一樣的長尖兒,白燕語回到床榻前,染血的臉突然化為羅剎鬼面一般,盡是扭曲和猙獰,盡是怒火和仇恨。

        她雙手握著燭臺,燭臺尖兒一下一下地扎向老太后,就好像執著一把匕首不停地刺殺那樣,從頭戳到腳,沒有放過老太后每一寸身體。

        沒有人攔著她,且不說老太后反正已經死了,就算是沒死,只憑白燕語這股子瘋狂的勁兒,也沒有人敢上前相攔。人們只是往后躲了幾步,生怕燭臺尖兒帶出來的血肉濺到身上。

        但品松沒躲,他就陪著白燕語一直在床榻邊上站著,看著白燕語瘋狂的發泄,然后在白燕語終于扎完了、也再沒力氣了之后,伸出手將人扶住。

        燭臺咣啷一聲落了地,白燕語的眼睛徹底看不見了。

        她想出去,想再摸一摸抱一抱那個她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可是一轉身,兩眼黑,什么都看不到。她不知道該往哪走,兩只手下意識地往前伸,一點點摸索。

        品松看出不對勁,趕緊問她:“三小姐,你的眼睛……”

        “看不見了。”她實話實說,“你扶我一把吧,扶我出去,讓我再瞧瞧他。哪怕瞧不見,至少我可以握著他的手,這樣他走得就不會太孤單。”

        血淚還在流,品松扶著她的肩,一步一步將人帶出殿外,一直到了白鶴染跟前,這才開口對白鶴染說:“公主,三小姐的眼睛看不見了。”

        白鶴染吸了吸鼻子,伸手去拉她,“燕語,過來,到姐姐身邊來。”

        白燕語腳底下絆了一下,直接往她那處栽了去。她將人扶住,再把一直握著的五皇子的手塞到白燕語的手中。“燕語,叫聲哥哥,送他上路。”

        白燕語下意識地搖頭,“我不,我不叫!”

        “你必須得叫!”白鶴染語氣堅決,“他就是我們的哥哥,不管我們愿不愿意承認,他都是。燕語,你叫一聲,叫一聲他才能安心上路,你若不叫,若不好好活著,他可就白死了。”

        白燕語不懂,“姐,他為什么要死?”

        “因為他想我們能活得好。”她心疼這個妹妹,特別心疼,“燕語啊,這是一個死局,當年我們的父親犯下了不可饒恕的滔天大罪,姐姐拼了命的攢功績積功德,為的就是能在這場災禍到來時,能夠握有更多的談和的資本。可是姐姐沒用,姐姐還是想得不夠周全,是咱們的哥哥用自己的性命保住了我們,保住了我們全家。燕語,你得記住,我們之所以能活著,是他用命換來的機會,所以你千萬不能辜負了她。”

        品松也說:“是啊,三小姐,主子臨死前讓屬下回凌王府清點了財物。主子說了,凌王府所有財物都歸你,如果那座王府皇上不收回,也送給你。那些都是他給你留下的嫁妝,希望你將來尋個良人,帶著這些嫁妝一起出嫁,他會在天上一直保佑著你。”

        品松抹了把眼淚,將一把鑰匙塞進白燕語手里,“這是凌王府帳房的鑰匙,三小姐,以后凌王府就是你的了,好好活著,替主子把后面的人生走下去。”

        他說到這里,跪了下來,就跪在白燕語跟前。

        “五爺沒了,從今往后三小姐就是屬下的主子,屬下愿意一生追隨,替五爺守著三小姐,完成五爺最后的心愿。三小姐,請受屬下一拜。”

        品松三個頭認認真真地磕了下去,最后一個頭磕完時,整個人終于釋然。

        是啊,天賜公主說得對,一抹脖子隨舊主而去,不是英雄好漢。死容易,活著才難,他得活著,替他的舊主守著該守的人,總不能讓舊主豁出去全副身家來保護的妹妹,以后受人欺負。五爺不在了,凌王府還是在的,就算凌王府也沒了,大不了他陪著三小姐去天賜鎮,或是另建府邸。總之新主去哪,他就去哪,他替五爺守著這個姑娘。

        可是……品松又向白鶴染望去,他心里明白,五爺真正放不下的,是這位天賜公主啊!

        德福宮里,一聲哀嚎沖天而起,悲氣四散,蔓延了整座皇宮,就連遠處的鳴鑾殿都聽得一清二楚……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韩国快乐8是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