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武俠修真-> 《屠狗》-> 第四十八章 萬柳莊(上)
第四十八章 萬柳莊(上) 作者:屠龍氏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5-07-22
  •     天穹之上昏暗一片,垂下萬千細密雨絲,伏龍山中段如鱗片般布列的矮丘之間水汽氤氳,草木被浸潤一遭,由活潑的翠綠轉作深沉的青黑,入眼處一派迷蒙渾濁,被雨霧山石遮蔽了視線。

        晦暗天光之中,半山腰荒僻蜿蜒的山道之上,一匹通體散發著熒光的神駿銀馬正奮蹄疾奔,蹄下水花飛濺,卻半點兒沒有沾身,越發顯得流光溢彩,宛如游龍。

        馬背上并無馬鞍,卻有一襲淡紫色衣裙在斜風細雨中輕揚,宛如飛虹。

        黑亮順滑如綢緞的長發隨著風略微披散開來,再遮掩不住腰際柔美的弧度。衣袖飄飛之間,輕輕按住馬頸鬃毛的一雙手掌顯得白皙而修長,泛著玉色的光澤。

        更為出彩的是那雙丹鳳眸子,眼波如水,眉間輕染春煙,一如眼前的煙水霧色般朦朧嫵媚。

        這一人一馬,仿佛便占盡了天地間一切靈動與色彩。

        紫衣少女抬頭辨認了一下,忽地伸手一指,銀馬隨即轉向,離開了腳下還算平坦的山道,向著稍嫌陡峭的丘巒頂端攀登而上。

        銀馬周身毛色純粹絢爛如銀,細看之下卻是一匹嶙峋瘦馬,好在力氣不小,爬起山來竟是出奇的嫻熟迅捷,片刻之后便成功登頂,緊接著竟是毫不猶豫地縱躍而下。

        騰起在半空的馬蹄尚未落地,周遭景物已豁然大變。

        一人一馬瞬間遠離了一眼看不到頭的連綿丘陵,竟是一頭撞入了一處極平坦極廣闊的谷地。

        谷地內滿眼皆是在風雨中招搖的青翠柳枝,氤氳的水汽更甚于先前十倍百倍,不只柳林中霧氣濃重,更是在空中形成了一片淡青色的煙瘴,將谷地盡數籠罩于柔媚的綠意之中。

        馬蹄立止。

        黑灰色的雨云、淡青色的煙瘴、柳林中濃郁得化不開的霧氣,林前立著一匹銀色的馬,馬上坐著一個極美麗的紫衣少女。

        萬籟俱寂,詭異非常。

        銀馬四處張望著,眼中露出奇異的光,開口道:“這里便是萬柳莊?何止是萬柳,恐怕十萬都不止吧?只是俺費了偌大的氣力趕路爬山,到頭來除了樹,竟還見不著那莊子的影兒,這就有些不像話了吧?”

        他說罷深深吸了一口氣,只覺其中的草木香氣馥郁得甚至有些甜膩了,而在這醉人的甜膩之中,竟裹藏著絲絲縷縷精純至極的陰寒靈氣。

        “不過倒還真是個好所在,跟此地一比,無論是靈應侯府還是陰山萬人楷竟都差得遠了。”

        “咱們外來是客,當然要遵從主人的規矩。”

        紫衣少女淺淺一笑,隨口答道:“你修習的功法跟此地相得益彰,又稀里糊涂成就了靈感,自然說好,換做旁人,只怕即便是練氣境界的好漢也無福消受吧?”

        她眼波流轉,看向柳林邊緣某處,同時手中結出一個繁復法印,引動得漫天淡青色煙瘴微微蕩漾起來:“不知是哪位師兄在此,小妹靈山行走慕容春曉,這位是詔獄黑鴉衛大妖阿嵬,奉靈山祖師之命拜會貴莊,還請現身接引。”

        被稱作大妖的阿嵬順著慕容春曉的目光望去,這才發現就在幾株高大垂柳的掩映之下,竟長著一株極為丑陋的老柳樹,樹身低矮臃腫,柳枝青中帶黃、似已半枯,枝上柳葉更是稀疏,宛如老嫗頭上的亂發。

        阿嵬臉上露出壓抑不住的震驚之色,這樣的老柳,它可是熟悉地緊吶!

        只是沒等它細想,那株老柳的樹身便是一陣搖動,丑陋干枯的樹皮上竟憑空掉出一個人來,眨眼間便由無形無質而勾勒著色,化作鮮活的血肉之軀。

        這是一個十七八歲的瘦弱少年,白衣束發,冷漠如冰雪,手提一柄質地尋常的鐵劍,劍身上有兩條詭異的猩紅細線在蜿蜒游動。

        此人甫一出現,渾身上下便透著一股殺戮寂滅之意,在少女和妖馬兩位宗師眼中,浮在頭頂的淡青色煙瘴亦同時被染上了一層不祥的血光。

        慕容春曉的眉頭皺起又舒展,輕笑道:“可是‘冤冤相報一劍了,可與人言無二三’的吳師兄?”

        白衣少年劍客的臉色始終如萬年不化的寒冰,沉聲問道:“進莊何事?”

        阿嵬瞪圓了眼睛,大聲問道:“這小子就是那個練氣殺靈感,單人獨劍殺得進京路上血流成河、羅浮頂上尸橫遍地,隨后又銷聲匿跡、不知所蹤的不語劍魔?”

        它不待慕容春曉回答,便朝著吳二三咧嘴一笑,露出鮮紅的大牙床:“你的名聲都傳到北地了,都說你身上藏有一個關于天大寶藏的秘密,要不是離著太遠,恐怕北地的馬匪都要來找你的麻煩。就連二爺都提起過你,說早在西北的時候就聽說有個殺性比他還重,動不動就屠人滿門。”

        吳二三冷哼一聲,再次鄭重其事問了一句:“何事?”

        阿嵬仍舊不知死活道:“二爺還說,這劍魔是個難得的清爽人兒,死在他劍下的人未必就比咱爺們在北地殺的多,倒是平白擔了個嗜殺的虛名。”

        吳二三閉上嘴巴,手中原本劍尖向地的赤螭劍橫向抬起,劍身泛起冷艷的血光。

        慕容春曉頗有些哭笑不得,連忙出言打斷:“小妹此來是為了送一樣東西,祖師說了,是一位姓蒲的前輩親自向靈山索要的。”

        油鹽不進的吳二三聞言一愣,表情終于有了變化。

        他深深看了一眼慕容春曉,驀然轉身道:“隨我來,莫走岔了。”

        阿嵬回頭與慕容春曉對視一眼,見對方點了點頭,連忙邁步跟上,緊隨著吳二三走入那彌漫著霧氣的柳樹林。

        自老柳樹旁經過的時候,阿嵬伸長了脖子,本想去咬下一根柳枝,冷不防吳二三回身便是一劍,堪堪擦著它的鼻尖切過,嚇了阿嵬一大跳,再不敢輕舉妄動。

        同為靈感境界,可每當面對少年劍客和那柄赤螭劍,阿嵬心中總是都感到由衷的忌憚,跟隨二爺經歷無數廝殺,它的靈覺還從未錯過。

        雖然吳二三告誡亦步亦趨的一人一馬莫走岔了,然而事實上不論面前有無柳樹攔路,他自始至終都筆直前行,不曾有絲毫偏差。

        兩人一馬很快便消失在霧氣與柳林深處。

        ***********

        (感謝~青山漸青、~與~歲月天涯~兩位道友的打賞!不出意外的話忙過下星期就能有較充足的時間碼字了,之前只能保證周更或周二更,大家見諒。)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韩国快乐8是谁开奖 中国竞猜比分直播 吃鸡游戏叫什么 188比分直播手机 北京竞彩比分 头条注册赚钱 广西十一选五 晚上拉滴滴赚钱么 甘肃快三 单机真人脱麻将单机手机 bet365网球比分直播 190aa足球指数即时 腾讯欢乐捕鱼刷金币 澳体即时赔率 Q聊赚钱 月球探险 冒泡社区幻想三国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