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龍抬頭》-> 515 別當,縮頭烏龜
515 別當,縮頭烏龜 作者:撫琴的人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8-09-20
  •     其實現在想想,當時我可能就有點預感了,總覺得王海生不會這么輕易罷休。于是從第二天起,我就訓練起了屠鷹軍,爭取讓他們早點學會獵鷹大陣。可惜這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好的,還沒三天,就有一個電話打了過來。

        號碼是陌生的,我還不知是誰,接起來后,對面傳來“是我”的聲音后,我才回道:“黃龍?有什么事?”

        自從三天之前從鼓樓區逃出來,我和黃龍一直沒有聯系,但他想打聽我的電話當然不難。

        “有什么事?”電話那邊,黃龍的聲音顯然有些焦急:“你攤上大事了你知不知道,王海生這幾天一直在查你在哪里,知道你在建鄴區后,立刻叫了苗懶、苗散和我,要去圍剿你呢!因為王海生和我在一起,我沒機會給你打電話,剛才他去上廁所了,我才趕緊給你打了一個!張龍,你趕緊跑,我們馬上就要到了,已經進入建鄴區的地界了!”

        說完這番話后,黃龍就特別急地掛了電話。

        我的心也砰砰直跳,確實又驚又怒。驚得是王海生竟然真的來了,而且就快到了;怒得是王海生也太不依不饒,直接叫了三個黃階殺手過來找我,這是要置我于死地啊。

        建鄴區可是我的地盤,這也太張狂、太霸道了!

        我也不知道王海生帶了多少人,但來建鄴區圍攻我,少說也有上千人吧。金陵城是什么地方,能由得他這樣放肆嗎,我正想給霍局打個電話,讓他派人把王海生給抓了,結果霍局的電話已經打了過來。

        我剛接起,電話里面就傳來霍局疑惑的聲音:“張龍,我剛接到上級命令,說要管制豪爵會所那一帶的街區,是你要求的嗎?”

        “!!!”

        我的心中滿是震撼,我已經猜到是王海生干得了,他連殺手門的黃階殺手都能調動,管制一片街區又算得了什么?這家伙出手可真狠啊,這是要把我往死里整啊,王海生為了一個女人未免太下血本了吧。

        我立刻對霍局說道:“不是我的命令,你別管制這帶!”

        說實話,我還想和王海生拼一拼呢,我得讓他知道我的地盤不是那么好來的。

        但霍局說:“如果不是你的命令,那你趕緊通知一下我的上級,讓他再通知我,否則我只能執行啊。”

        在霍局眼里,我是老乞丐的徒弟,和殺手門脫離不了關系,以為這種事情對我來說易如反掌。但實際上,老乞丐早把我踢出去了,哪有什么資格調動這些東西,我這狐假虎威的戲碼恐怕也演到頭了。

        我只能說一句:“好,我知道了。”就掛了電話。

        這時正是晚上八點多,我站在豪爵會所的后院,一群屠鷹軍的成員和我站在一起。這幾天我一直都在訓練他們,早上七點多就起來,晚上則到十一二點,但即便是這樣,他們也沒成啥氣候,還起不了任何作用。

        指望他們去打黃龍、苗懶和苗散,就跟抓一把螞蟻去懟大象似的。

        “走!”

        我一聲令下,帶著眾人穿過院子,來到豪爵會所的大門前。

        會所門前依舊車水馬龍,一派安定和諧的盛世景象。豪爵會所也是一樣,不斷有各種名貴的車駛來,客人絡繹不絕、門庭若市。但我知道不用多久,霍局就會前來管制這塊街區,方圓數百米內不會出現一個人、一輛車;再接著,王海生就會趕到,帶著黃龍、苗懶和苗散,以及上千號人,踏平豪爵會所都沒問題。

        而我這里,只有這五十名未成氣候的屠鷹軍,最多再加上會所里的一些保安和看場子的,加起來不過百人。

        怎么和人家斗?

        就算我現在通知老程、楊鑫和謝榮,他們各自帶著兄弟飛速趕來,也絕對不是王海生的對手。

        站在我身后的屠鷹軍不知發生什么事了,紛紛問我怎么回事?

        我盤算了一陣子,對他們說:“撤,撤到雨花臺區!”

        軍令如山。

        甭管因為什么,大家立刻跟著我撤。

        與此同時,我還做了三件事情。

        第一,疏散了豪爵會所的工作人員,讓他們把門關上,掛上暫停營業的牌子。

        王海生是針對我的,我不希望無辜人員受到牽連。

        第二,我還聯系老程、楊鑫和謝榮,讓他們各自帶著兄弟撤到雨花臺。

        總之,肯定是不能在建鄴區呆了,王海生有備而來,如果找不到我,指不定要拿誰撒氣呢。

        第三,我也給大飛打電話,讓他在雨花臺做好接待事宜。

        做完這些事情,我便坐上車子,和大家一起前往雨花臺。這樣,等王海生來的時候,就會發現這里已經成了一座空城,他總不能拿無辜的老百姓撒氣吧?最多就是也來雨花臺唄。

        那就合我意了。

        我在建鄴區不是他的對手,在雨花臺就不一定了。我也就是吃了猝不及防的虧,讓我做好準備試試,就算他王海生在鼓樓區只手遮天,到了別的城區還想為所欲為?

        在回雨花臺的路上,我先給韓曉彤打了一個電話,讓她帶江寧區的兄弟過來,尤其是獵鷹軍,必須帶上。

        韓曉彤問我發生什么事了?

        我說:“見面再說。”

        掛了電話,我又給莫魚打過去。

        我讓莫魚打聽下來王海生的來頭,以及他的電話。

        莫魚效率挺快,也就十多分鐘的樣子,電話就回過來了。

        一聽,確實嚇了一跳。

        王海生的來頭確實很大,黃龍沒有夸張。

        莫魚告訴我說,在金陵城,有兩大家族特別出名,一個是鼓樓王家,一個是玄武陳家。這兩大家族民國前就有了,經歷了北洋、偽滿、軍閥割據,一直到新中國的建立,這兩大家族始終屹立不倒,可想而知他們的能量有多可怕,簡直就是跺跺腳整個金陵都要抖三抖的存在。

        簡而言之,就像榮海的方家、蓉城的金家一樣,金陵城的鼓樓王家和玄武陳家,也是立于巔峰的存在。

        所謂鼓樓王家,傳到今天這代,就是這位王海生了,很多人叫他大老板。

        聽完莫魚的介紹,我的心中確實不是滋味,感覺自己好像有什么招災體質,在榮海得罪方家,在蓉城得罪金家,來了金陵又得罪鼓樓王家。誰能想到隨便扇個公主,就恰好是王海生的干閨女,你說我倒霉不倒霉?

        還有王海生也是,干嘛要讓干閨女當公主啊?

        還好我沒上玄武區,否則又要得罪什么陳家了,還在金陵城呆不呆了?

        不過,來了事就不怕事。

        他鼓樓王家就是再強,我也在金陵掌握著三個城區的力量呢。

        怎么著,不能碰一碰么?

        莫魚問我好好打聽王海生干嘛,我苦著臉說:“我把人家給得罪了。”

        接著,我便把前幾天的事給他說了一下。

        這事我暫時誰都沒有說過,畢竟有點丟人,被人砸了一瓶子呢。

        然后,又把今晚的情況說了一下。

        莫魚聽完以后樂了起來:“怪不得你大晚上的要讓韓曉彤帶著江寧區的兄弟過去,我還尋思你這是干嘛呢?不過張龍,你真的要跟王海生碰啊?”

        我說:“不碰怎么辦呢,我已經夠能忍了,讓他干閨女在我頭上砸了一瓶子呢。但他還是不放過我,憋著法兒想要把我弄死,我就是退到雨花臺,哪怕退到江寧,他也會再跟上來的,這事總得解決。”

        莫魚說道:“可你打聽他的電話,不就是想和他談談么?”

        我沉默一下,說是的。

        雖然我嘴上說著誰都不鳥,要戰那就戰吧,但說實話我也不想樹敵太多,我的麻煩事已經不少了,二叔還在監獄,我爸也沒找到,趙虎和程依依又失蹤了,一睜眼就感覺壓力無窮大,再跟王海生干仗,總覺得有心無力。

        “沒事張龍。”莫魚說道:“你跟王海生談談吧,談成了最好,談不成也沒辦法,該干就跟他干,鼓樓王家雖然厲害,但金陵城也不是他一個人說了算的,兄弟們都在背后默默支持你呢。”

        真的,每次和莫魚說話,都讓人覺得如沐春風一般,同時不得不在心里服他:怪不得他有那么好的人緣!

        掛了電話,我便給王海生打了過去。

        第一遍,王海生沒接。

        第二遍,王海生才接了。

        “誰啊?”王海生的聲音很不耐煩,同時可以聽到“砰砰砰”砸東西的聲音。

        “是我。”

        “哦,張龍啊……”王海生笑了起來。

        王海生挺不錯的,竟然還能記得我的聲音。

        “砰砰砰”的聲音持續傳來,就聽王海生繼續說道:“張龍,我到你這豪爵會所啦,怎么不見你人,還把門關上了?我正讓兄弟們砸你門呢,你要躲在里面就出來吧,別再當縮頭烏龜啦!”

        王海生的語氣之中滿是戲謔、不屑。

        與此同時,“砰砰砰”的聲音還在不斷響起,接著又傳來“咣”的一聲重響,似乎什么東西被撞開了,無數的喊殺聲、打砸聲響了起來。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韩国快乐8是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