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龍抬頭》-> 1414 一種傳承
1414 一種傳承 作者:撫琴的人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7-01
  •     對于盜圣和盜神的身手,我還是信任的,他們去哪里都無影無蹤,五行兄弟都抓不到他們,應該能夠順利完成此次任務。

        和老兩口分開后,我便去找紅花娘娘,有段時間沒見她了,哪有兒子不想媽的?

        紅花娘娘為了躲避何紅裳的糾纏,仍在寧公子的俱樂部里住著,有石天驚保護著,問題應該不大。之前我離開時,紅花娘娘并不知道我去干什么了,直到現在也不知道,以為我就是回龍虎商會處理了點事情。

        我也不計劃告訴她,沒那么必要嘛。

        我回來后,紅花娘娘也挺開心,立刻帶著我去吃飯,這些天來她快要憋瘋了,活動范圍只有這個商場,哪里都去不了。該吃的吃過了、該逛的逛過了,就是不能出門,別提多難受了。

        我這才知道,何紅裳還在糾纏紅花娘娘,一天都不停歇,她自己進不來,就讓一些毒蟲進來,永遠不知道毒蟲會從哪里鉆出,白天夜里都睡不好,二十四小時高度緊張。

        這還是紅花娘娘和石天驚分工呢,石天驚負責晚上,到了白天,紅花娘娘自己負責。

        現在就是白天,石天驚已經去休息了,不然真熬不住。

        “颼”的一聲,紅花娘娘突然丟出一朵紅花,接著有什么東西從我背后跌落。

        我低頭一

        我倒吸了一口涼氣。

        紅花娘娘嘆著氣說:“一點辦法都沒,你不知道她藏在哪里,只能應付這些無窮無盡的毒蟲。”

        我現在知道何紅裳為什么是S級通緝犯里最難纏的一個了,南王寧肯和石天驚對轟一天一夜的拳頭,也不愿意招惹無孔不入的何紅裳啊。

        這真的是太可怕了。

        被何紅裳纏上,簡直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我以為她過上一段時間,看紅花娘娘不配合,自己也就走了。結果這都半個月了,她一點要離開的意思都沒,真是讓人無比頭大、無語!

        “我和石天驚都有點神經衰弱了。”紅花娘娘嘆著氣說:“關鍵是何紅裳就能睡個好覺,那些毒蟲可以提前設定好的,幾點幾分過來這邊……這么折騰下去,我都要絕經了。”

        “……”紅花娘娘的形容當然非常巧妙,深刻體現了她的焦慮和無奈,但當媽的和兒子說這種話是不是不太合適啊?

        我接不上來,只能問紅花娘娘:“那怎么辦呢,不能一直讓她這么纏著吧?”

        “我也不知道怎么辦,我和她通過電話,沒用,她說一定要得到我。”紅花娘娘一臉苦相。

        被男人糾纏也就算了,女的也不放過她,紅花娘娘也是悲催。

        “除掉她!”我咬牙切齒。

        之前因為何紅裳的加入,我還興奮了一段時間,又一個S級通緝犯助力,戰勝薩姆指日可待。結果何紅裳卻是這個鳥樣,真是讓人失望,天底下這么多的帥哥,實在不行喜歡祁六虎啊,現在不都流行大姐姐和小奶狗的組合嗎?

        干嘛盯著紅花娘娘不放!

        “除不掉的……”紅花娘娘嘆氣搖頭:“只要她不現身,只放毒蟲出來的話,這世上根本沒人能除掉她。”

        有這本事,去對付薩姆多好?

        可惜何紅裳身為港島的人,常年游走于兩岸三地,也沒受過什么教育,某方面的意識并不是那么強。

        “那不能一直這樣下去吧?”

        “再看看吧。”紅花娘娘繼續嘆氣:“再過一段時間,她要還不肯放過我,就想其他辦法。”

        只能這樣子了。

        到了晚上,我又見到了石天驚。

        石天驚這些天來總值夜班,整個人都活顛倒了,眼睛里面布滿血絲,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看得我都有點心疼。

        “前輩,這段時間真是辛苦你了!”

        “沒關系的,這是我的職責,寧公子交代的事,我肯定會盡心盡力。”說著,石天驚又話鋒一轉:“你們那邊怎么樣了,有薩姆的下落了嗎?”

        我肯定不會說實話的。

        我總不可能說,薩姆在某位老人家中藏著,其中寧家的嫌疑也很大吧?

        我只能搖搖頭,說暫時還沒消息,不過應該快了,向大力在我們手中呢。

        石天驚點點頭說:“只要功夫深、鐵杵磨成針,天底下就沒有撬不開的嘴!”

        好嘛,這是經驗之談啊,看來石天驚沒少審訊過人。

        向大力的嘴確實被我們撬開了。

        石天驚又試探著問我:“那你最近有見魏老么?”

        我點點頭,說見了,怎么了?

        石天驚有些尷尬地說:“雖然魏老不信任我,但你要是有機會,還是多幫我說幾句話吧……”

        我才想起這件事來。

        石天驚雖然已經七十多了,但并沒有活夠,還想繼續活下去。而我們和寧老的一年之約,無論薩姆死不死,石天驚都要死。所以,石天驚希望能和我們一起去打薩姆,好能將功贖罪,取消S級通緝令。

        可惜魏老不信任他,因為他幾十年前弒父、殺兄,還屠光了一整個村子的人,實在罪大惡極、罪無可恕,魏老不想給他一丁點的機會。

        當然,這事石天驚和我解釋過了,那是因為他的母親在村里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侮辱,才讓他怒火中燒、大開殺戒的……

        所以你看,哪怕是S級通緝犯,也未必就個個都是壞人,童耀表面上是采花賊,實際上挽救過許多女性;“漠上飛”丁三斤盜了一輩子的國寶,最終毫發無損地還給國家;南王、春少爺縱橫江湖幾十載,手上不知有著多少人命,但為國家一樣可以犧牲自己。

        當然,這不是給通緝犯洗地,比如向大力這樣子的,怎么洗都洗不干凈,這人根上就是壞的。

        其他的人,起碼還有救吧。

        我很認真地對石天驚說:“等有機會,我會再跟魏老提的,我也希望能得到你這樣的高手助力!”

        這是真心話,現在有童耀跟河西王,還有紅花娘娘,但要對付薩姆肯定不夠。“漠上飛”丁三斤沒法正面作戰,何紅裳不僅幫不上忙,反而成了我們的拖累,如果能再加入石天驚,成功率起碼能提升很多的。

        石天驚很激動地說:“那就提前謝謝你了!”

        到更晚的時候,寧公子來了。

        這群二代晝伏夜出,就喜歡在晚上活動,他們和傳統意義上的二代還不一樣,并不喜歡泡吧、飆車之類的,他們已經不玩那些東西,反而對拳擊、射箭、保齡球更感興趣。

        見我回來,寧公子開心壞了,又拉著我打了一陣子拳。

        坦誠地說,比之前又進步了,現在的他,單獨干掉幾個小流氓不成問題,但距離真正的高手還差得遠。沒人教他練氣,主要是不敢,我們賤命一條,練岔了氣、走火入魔也無所謂;寧公子就不行了,他身份尊貴,真有個三長兩短,誰負責啊?

        雖然不敢教他練氣,但我還是教了他鍛體拳,這個對身體還是有幫助的,能讓他的身體更加結實。

        我將鍛體拳的訣竅、法門告訴了啊。

        寧公子還是有點天賦的,很快就學會了,他也是第一次知道這世界上還有功夫是需要閉氣的。

        寧公子問我:“你現在能閉氣多久了?”

        我說:“四五分鐘吧。”

        寧公子“哇”了一聲:“好厲害啊,我連一分鐘都不到!”

        這種對話還是蠻熟悉的,讓我想起第一次跟白狼學藝的時候了,那會兒我和程依依問他能閉氣多久,他就是這么說的,我和程依依當場就咋舌了。沒想到這么久過去,輪到別人為我感到驚嘆了啊……

        雖然白狼不讓我外傳,但我覺得這樣的傳承確實挺好,我們的功夫才能一輩輩地傳下去!戰斧都能靠基因注射液量產高手了,我們還固步自封、閉門造車,其實挺不好的。

        總之從這天起,我又在俱樂部里住下了,每天和寧公子在一起玩,表面上是陪著紅花娘娘,其實是在暗中等盜圣、盜神的消息。何紅裳真的每天都在糾纏,無論白天還是黑夜,總有各種各樣的毒蟲侵擾,石天驚和紅花娘娘每天都要干掉很多,雖然并不威脅生命,但也煩不勝煩。

        好在其他人并沒受到牽連,何紅裳似乎也意識到這群人都不一般了,所以沒騷擾過寧公子等人,大家還是能痛痛快快地玩。

        與此同時,盜圣、盜神也時不時地給我遞來消息。

        和他們自己估計的一樣,平均三天就能排查完一家,甭管有沒有暗室、地道,都逃不過他們的兩雙火眼金睛。三天以后,盜圣和盜神告訴我說,榮家排除嫌疑;又三天后,徐家排除嫌疑;再三天后,陳家排除嫌疑。

        只剩一個寧家了。

        盜圣和盜神問我:“只剩寧家,還需要再查么?用過排除法后,就只剩他家了吧?”

        我咬咬牙,說:“查!”

        萬一向大力提供了假情報,故意混淆我們的視線怎么辦?而且這種事情非同小可,對方的身份也非同凡響,哪能這么草率地就做決定,還是要有確鑿的證據才可以啊。

        盜圣、盜神老兩口沒說廢話,再次深入到了寧家之中……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韩国快乐8是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