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妖女亂國》-> 三百一十二章、八字專克拜火教 (三)
三百一十二章、八字專克拜火教 (三) 作者:樊籠也自然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6-30
  •     此時魏軍的騎兵已經快到城門前了,赫連昌也知道保命要緊。

        他不敢下城墻,因為一下去就會跟沖入東城的魏軍撞個正著。他只好由幾個內侍和護衛保護著,緊貼著城墻的墻垛,壓低了身子往西城跑!

        不等赫連昌他們跑上幾步,魏軍的先頭騎兵就已經越過了城門。

        赫連昌原以為魏軍會像攻克外城時,先在東城大肆搶掠,之后再去圍攻西城。

        只要魏軍在東城稍作停頓,赫連昌就有機會出逃回西城。可他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魏軍的騎兵對兩側的商鋪和宅院全都視而不見,直直地往西城方向沖去。

        赫連昌此時才是真正的慌了。他如今被困在城墻上,前后都有魏軍夾擊,簡直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他隨手指了一個內侍,“你!快把衣服脫了!然后你穿上朕的龍袍在東城內亂跑!只要能吸引住魏軍,朕便可以逃出生天!”

        被赫連昌抓住的內侍顯然不肯,卻立刻被另外幾個護衛按住,強行脫下衣服。

        赫連昌惡狠狠道,“你若是不按朕說的做,朕現在就殺了你!”

        內侍畏懼赫連昌的暴虐,想著與其立刻被扔下城墻摔死,不如拼一拼,或許還有活路。

        他按照赫連昌說的,一邊高喊“救駕”,一邊在東城內亂跑。而赫連昌則穿上了內侍的衣服,想要悄悄潛回宮中。

        只要回到宮中,他就能下令死守西城!這次就算是在城門堆滿長生不老藥他也不開城門了!

        ——分界線——

        此時的拓跋燾,正坐在馬上,抬頭

        當年大夏的國主赫連勃勃,為了昭示大夏會一統萬邦,將統萬城的東南西北四扇門分別命名為“招魏門”、“朝宋門”、“服涼門”、“平朔門”。

        可今日,潮水般的魏軍自拓跋燾身邊經過,一刻不停地從這扇“招魏門”涌入統萬城中,看著真是諷刺至極。

        拓跋燾用馬鞭指著城頭下令道,“花木蘭,你帶上人,先把這牌匾給朕拆了!拆下之后,砍碎了,放火里燒了!”

        他說完不再多看那牌匾一眼,一夾馬腹,隨著魏軍的洪流,踏入這北方第一城。

        ——分界線——

        此時的檀邀雨和子墨,正從西城的城墻上,借著馬面樓一排排的窄窗,翻下高高的城墻。就如兩片落葉,悄無聲息地落在皇城內。

        其實他們兩個過于謹慎了,因為如今的皇城內,便是塊大石落地的聲音,都不會引來任何人的關心。

        所有人都在逃命。

        西城的禁軍伙食是宮中的膳房安排的,所以他們并沒有吃到盧水胡人偷偷摻進麥飯里的毒麥。

        如果赫連昌沒有跑去東城,憑著西城的兵力和武器,肯定是能抵擋一陣子的。

        可偏偏赫連昌去了東城,且一去不回。當宮中的貴人們意識道,他們的皇帝還在東城的敵軍之中,頓時就慌了。

        此時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皇上被殺了!魏軍攻進來了!大家快逃命啊!”

        整個宮城瞬間就亂成了一鍋粥!內侍和女婢們四處奔逃,想找個藏身的地方。有些膽子大的,直接裹挾了宮中的物件兒,找沒人的地方想辦法翻墻。

        宮中的禁軍開始還攔著,不讓任何人出去。可后來禁軍自己也站不住了。他們的家眷大多都在東城居住,此時若是跟魏軍硬拼,自己死了不說,十有八九還要連累親人。

        正當禁軍的將士們心急如焚,有些甚至打算棄城逃走時。內宮傳出了公主赫連珂的懿旨。

        開城投降。

        統萬城的西城城門大開時,檀邀雨和子墨已經潛進了地宮之中。

        子墨神情凝重。事情幾乎都按著計劃一步一步進行了,可他的臉上卻絲毫不見喜色。

        檀邀雨知道,子墨是想趁亂離開統萬城,免得剛擺脫了赫連昌,又落入拓跋燾的控制。可是檀邀雨做不到啊。

        昨天她打開了地宮暗藏的甬道后,才愕然發現,之所以她一直覺得這祭臺有種微妙的違和感,是因為它根本就不是祭壇。至少本來不是。

        走道的白壁被移開后,那不知延續多遠的甬道,都明確無誤地告訴著檀邀雨,這是統萬城的底下密道,專門建了給皇室在危機之時逃生用的。

        只是不知道為什么,拜火教卻將這密道隔出了一塊兒,建成了祭壇。而祭壇所在的方室,實際也只是密道中用來儲存物資的倉室。所以檀邀雨才會在第一次進入時,覺得這祭壇太過窄小。

        原本的倉室旁邊,還建有一個更小的耳室,被拜火教用一道掩人耳目的白墻隔開,后面的耳室,就成了他們藏寶的密室。

        這真的是藏寶室啊……

        耳室并沒有門,一越過白壁就能看到里面堆著的金銀珠寶。哪怕是在如此昏暗的燭火下,都反射著流光溢彩。

        檀邀雨忍不住“嘖嘖”兩聲,“跟他們比,我簡直是清廉。”

        她并沒有貿然進入,而是借著燭火的光線,仔細觀察耳室內的各處。

        除了地面上那堆得半人高的財寶,里面還有幾個大箱子,只看外觀,也猜不出里面究竟裝的是什么。

        順著那些大箱子再往里看,一個牛頭人身的造像立在耳室的最里面。造像雖也是牛頭,可這只牛沒有被涂紅口眼,看起來還算比較和藹。

        這半人半獸的造像盤膝而坐,膝上放著一個小小的木盒。同邀雨在雪山頂上找到的幾乎一摸一樣!

        檀邀雨看到那個木盒時就眼睛一亮。若不出意外,里面應該也是個對拜火教十分重要的東西。

        那位右護法,應當就是這里的守護人。只是他被赫連昌關了起來,如今不知在哪處大牢里歇著呢。

        想到那位右護法,檀邀雨又不僅皺眉。那天她和子墨聯手設計了紅袍使,右護法不知出于何種考慮竟然一直沒有出手,甚至不惜舍棄掉紅袍使來保全拜火教。

        他們若是能為拜火教做出如此犧牲,又怎么會輕易放棄抵抗?這實在讓人想不通。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韩国快乐8是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