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穿越架空-> 《豪門蜜愛,重生天價女王》-> 第141章 強龍不壓地頭蛇
第141章 強龍不壓地頭蛇 作者:木子蘇V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7-04
  •     現在已經沒事了。”靳遇聽到秦佑白這么問,不禁搖搖頭說道:“你放心,她已經變得很厲害了。”

        靳遇其實也意識到了,顧珂好像并不知道自己身體之中有一絲鳳凰血脈覺醒的事情,如今顧珂自己都不知道,他還是選擇保密了。

        當然,靳遇其實也不知道,上一世的時候,靳松突然過世,他趕回國奔喪也注定了顧珂慘死的結局。

        有些事情,說不上什么前因后果,可是當顧珂重生歸來的時候,似乎很多事情都發生了改變。

        “我以前其實真的不相信這個世上有人擁有什么能力。”秦佑白晃著酒杯里的酒水,淡淡的說道:“遇到了小珂以后我才知道,原來很多事情冥冥中自有注定。”

        “不說這些了。”靳遇長舒了口氣,

        “你打算接老爺子的班?”秦佑白看著靳遇,有些意外地問道:“你不是不喜歡賭石么?”

        “總得嘗試,畢竟老爺子年紀也大了,不想讓他太過孤單。”靳遇笑了起來,喝了口酒才說道:“關于顧珂和我的淵源,你不要告訴她,可以么?”

        “為什么?”秦佑白聽到靳遇這么說,有些意外。

        “我不想讓她覺得有什么對不起我的想法。”靳遇拍了拍秦佑白的肩膀說道:“守護她幸福也是我的使命,所以她跟你在一起覺得幸福,我也沒什么可擔心的,不是么?”

        “靳遇,其實如果你選擇告訴她,我也不會怪你。”秦佑白以為靳遇是顧及自己,當下開口道:“雖然我知道自己這輩子都不會放手,但是我也會尊重小珂的決定,而且她的經歷本就跟別人不一樣,如果她……”

        “沒有如果。”靳遇搖搖頭,突然笑著說道:“說起來,還真是羨慕你這個小子啊!她看你的時候,眼睛里有光,所以她對你的感情很真摯,你可能不明白這代表什么,但是我希望你千萬不要辜負她。”

        擁有鳳凰血脈的顧珂也承襲了這種神鳥的癡情屬性,如果顧珂對秦佑白動了心,那么不管發生什么事情,她都會始終站在秦佑白身邊,直至死亡。

        在這一刻,靳遇突然有些慶幸顧珂遇到的是秦佑白。

        如果真的遇到那種騙女孩子的渣男,顧珂必然會陷入無邊的痛苦之中,那個時候的他怎么可能袖手旁觀?

        他曾經以為,如果自己遇到了那個自己要守護的人,這世上一定不會有人能比自己更疼愛那個人。

        可是現在他才明白,那不過是他自以為是的想當然而已。

        沒有他,顧珂依舊會遇到疼愛她的秦佑白,甚至比他做的還要周到細致。

        而現在,他只需要遠遠地看著她,守護她,那就足夠了。

        ……

        因為有了通行證,顧珂趕到西北老余他們身邊的時候也足足用了四個多小時。

        可想而知那天晚上她為了回到京都耗費了多少精力,以至于她現在還有些力不從心。

        “老余,你剛才在電話里說的含糊其辭,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顧珂幾乎是一刻不停的趕到了現場,結果那里全都是大功率的探照燈,將整個古墓的上空照的亮如白晝。

        “葉未晚和薛曉澤被困在里頭了。”老余看到顧珂,有些自責的說道:“都是我沒有做好安排,今天在里頭發現了兩尊石像和一卷帛書,我著急想要看看帛書的內容,所以就讓他們倆在里頭清理石像,可是沒想到我和劉彥前腳剛出來,之前搭好的支架突然坍塌了。”

        “怎么沒挖出來?”顧珂聽到老余的話,頓時有些激動地說道:“他們被困多久了?”

        “已經六個小時了。”老余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說道:“我當時就想讓人把通道再次挖開,可是……”

        “是我不讓挖的。”沒等老余說完,一個大腹便便的男人就走了進來,掃了一眼顧珂,眸中閃過一絲不善的光,笑瞇瞇地說道:“真是沒想到,老先生請來的專家竟然這么年輕,不知道怎么稱呼?”

        “我姓顧。”顧珂面無表情地看向男人,沉聲道:“你為什么不讓挖通道救人?”

        “唉,顧專家你是不知道,這塊地我買下來是要開發度假村的,可是現在變成這樣,耽擱一天可就少一天的錢。”男人訴苦道:“說起來,顧專家是不明白我一天損失多少錢,那兩條人命我可以賠的,但是你們能不能給出具個證明,就說這個古墓根本不是什么多么重要的地方,然后咱們就都痛快,好不好?”

        顧珂看向老余,發現老余的臉色格外難看。

        說起來,顧珂也算是了解老余的為人,如果放在以前,老余肯定當場就會跟這個男人翻臉,可是現在老余除了忍著,似乎并沒有什么其他的反應,難道說這個男人的身份有設么特別?

        “我們來就是為了鑒定古墓是不是有價值。”顧珂淡淡的說道:“草菅人命的事情你都能這么輕而易舉的說過去,看來以前沒少干這樣的事情吧?”

        “哈哈哈,顧專家真是愛說笑。”男人聽到顧珂的話,頓時大笑道:“我是最遵紀守法的人了,怎么可能做那樣的事情,最關鍵的是顧專家既然是從京都來的,應該也認識北山先生吧?我們公司就是北山先生融資的,說真的,我也是為難啊!這錢一天天的往外出,底下的人還等著吃飯呢!”

        “這件事,我需要跟老師商量,所以還請你回避下。”顧珂淡淡的說道:“說真的,你也不必拿北山來說話,因為如果你跟北山真的很熟悉的話,就該知道連北山都要忌憚我三分,你……又算個什么東西?”

        從這個男人說出要讓葉未晚和薛曉澤在下頭自生自滅這句話的那一刻起,他已經在顧珂這里上了黑名單。

        別說他的公司有北山的資金,就算北山真的站在這里,她顧珂要救的人也無人能夠阻攔。

        男人沒想到顧珂竟然這么硬氣,當下冷哼一聲,看了一眼老余,隨后又開口道:“既然顧專家這么說,那我當然會給二位商量的時間,只是想必兩位也聽說過,強龍不壓地頭蛇,這里有古墓的事情可還沒有多少人知道呢!”

        男人邊說邊走了出去。

        顧珂蹙眉,隨后抬手吹了聲口哨。

        外面響起了窸窸窣窣的聲音,隨后就有人慘叫了一聲。

        “老師,長話短說,你快點跟我說說到底是怎么回事。”顧珂見外面偷聽他們說話的人被自己的老鼠團給解決了,而且這會外頭也有替他們守著的老鼠,當下連聲問道:“你放心,這會沒人能靠近咱們這里。”

        “胡騰的事情應該只是個引子。”老余深深吸一了口氣,沉聲道:“剛才那個男人叫朱成,的確是北山公司下的人,他們在施工的時候意外挖出了古墓,但是他們沒有上報,而是封了所有人的口,想將古墓里的東西占為己有,沒想到之前就有人埋在了下頭,那個時候北山恰好出了事,而胡騰又跑到了這里來引起了蘇漠他們的注意,所以他才上報了。”

        “也就是說,古墓其實早就挖出來了。”顧珂瞇起眼睛,冷聲道:“只是他們并沒有拿走任何東西,但是為什么當地沒有人來管他們?”

        “主要是,之前當地文物部門但凡進入古墓的人全都昏迷不醒了。”老余有些無奈地說道:“后來報了警,來調查的警官回去之后也陷入了昏迷,所以根本沒人敢下這個古墓,他們只能請京都的專家來,結果巧合的是,京都那邊正忙著文物修復的事情,顧不得這邊,所以咱們才有了此行。”

        “但是你們下去之后并沒有昏迷。”顧珂看著老余說道:“也就是說,朱成肯定是動了什么手腳,所以才會讓那些人昏迷不醒,甚至都沒辦法來做事,可他明知道這么做會引來京都的專家,為什么還要這么做?”

        “他剛才不是說了么,強龍不壓地頭蛇。”老余沉聲道:“我們才開始進古墓,現在就出現了坍塌,薛曉澤和葉未晚被埋在了下頭,劉彥被他們扣下了,而他讓我出具一個證明,就是他剛才跟我說的那樣。”

        “他們是覺得當地文物部門和警方不會任由他們胡作非為,所以故意這么做,然后逼著京都來人,到時候在用這樣的手段讓咱們答應為他們開具證明。”顧珂弄明白了這其中的事情,當下冷聲問道:“老師之所以跟他說我才是專家,就是為了拖延時間?”

        “可是現在看來,我不該讓你過來的。”老余嘆了口氣,搖搖頭說道:“我本來以為你過來說不定會帶著秦佑白,到時候也不至于太過被動,他們當時監視我打電話,我也不能多言,沒想到你這個丫頭竟然自己跑過來,現在咱們豈不是全軍覆沒?”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韩国快乐8是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