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者-> 都市言情-> 《八零嬌妻有空間》-> 第402章 胸口突然傳來的灼痛感
第402章 胸口突然傳來的灼痛感 作者:青橙芷    錄入:菲菲    更新時間:2019-06-29
  •     錢嬌和錢浩奔波了三天也是有些累了,在宿舍里休息了一陣,晚飯時間錢軍從食堂打了飯,給兩人送去。

        食堂里的飯菜有些簡樸,錢浩習慣了錢家這兩年逐漸豐盛的飯菜,再看到錢軍在部隊的伙食,頓時就有些替他心酸了。

        不過,他也知道當兵是錢軍的理想,所以心里的那些心疼,他也沒有說出口,只是立刻起身,從他們帶來的包袱里,取出一個陶罐。

        很是有些討好的捧到他的面前,一臉燦爛笑容。

        錢軍笑著接過陶罐擺在面前的桌子上,也不急著打開蓋子,反而是傾著身子,湊到陶罐口的地方輕輕的聞了一下。

        臉上才露出一臉陶醉的表情,感慨道:“狼肉醬,半年沒聞到這味道了,正想得緊呢,小浩、嬌嬌,謝謝你們。”

        錢嬌和錢浩見狀都是滿心心酸,不過臉上卻還是笑得一臉燦爛。

        三個人半年沒見,飯后聊了許久,才各自回宿舍睡了。

        第二天一早錢軍就過來接兩人,去看他們的小舅舅趙建軍。

        出門前錢軍特意交代了一下錢嬌,帶上要給趙建軍的藥。

        錢嬌雖然心里有股不安的感覺劃過,可也沒有多想,只當是趙建軍和錢軍不在同一個營區,所幸連帶著他的那份狼肉醬和肉干也一并帶上了。

        錢軍見狀也沒有出言阻攔,這越發讓錢嬌確定自己的猜測并沒有錯。

        在樓下上了一輛綠色的軍用越野車,一路走了足有三個小時,眼看已經到了都城郊外的山區,車子終于開進了一個防守嚴密的院子。

        進院子前還被門口的衛兵檢查了半響。

        這讓錢嬌立刻回想起那一次,趙建軍帶她去給彥璟堂救命去過的那個軍區醫院。

        眼前的低調又防守嚴密的大院,很明顯也是一個高級軍區醫院啊。

        當她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心里就是一個咯噔,連臉色都有些變了。

        一旁的錢軍發現了她的變化,在心里嘆了口氣。

        “你別擔心,小舅舅只是受了槍傷,不是致命的地方,就是天氣炎熱,有些發炎,沒有生命之憂。”

        人都來醫院了,再瞞也沒有必要,再說,趙建軍現在也正需要錢嬌的好藥,或許有了她的好藥,他的傷也能早點好起來。

        雖然傷的是肩骨下面,并不是致命的地方,可傷口一直發炎不能痊愈,時間拖久了,他身體也吃不消啊。

        錢嬌一聽果然如此,不過既然不是致命傷,這也讓她放心不少,她臉上神情微松的點了點頭,立刻開始思考用什么藥消炎效果最好。

        錢浩聞言卻是一驚,瞪大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扭頭朝錢軍看去,頗有些不可置信的問:“小舅舅受傷了,哥哥你怎么不早說?傷的重嗎?”

        錢軍見他還是嚇到了錢浩,臉上露出一抹苦笑,才耐心的安撫道:“不太重,很快就能好,一會兒你們就能看到他了,等他看到你們給他帶的東西,肯定也會很高興的。”

        錢浩一聽趙建軍的傷不重,這才松了一口氣的樣子點了點頭,嘴里還忍不住的喃喃道:“不重就好,不重就好,要是外公外婆知道小舅舅又受傷了,只怕又要擔心了。”

        錢軍聞言也是蹙眉的點了點頭,很是贊同錢浩的話,“那你回去之后就什么都不要跟他們說,外公外婆年紀大了,操不得這些心,再說,他們知道了對小舅舅的傷勢也沒有什么好處,平白的擔這個心,影響老人家的心情。”

        錢浩想了想,覺得錢軍說的也對,忙點了點頭,很是認真的說:“我知道了,回去我不會說的。”

        他說著,還扭頭去囑咐錢嬌,“姐,你回去之后也不要說露嘴了。”

        錢嬌聞言點了點頭,心里已經想好了一會要給趙建軍用什么藥了。

        三個人低聲說著話,人就到了一處病房門口。

        門口兩個身穿綠色軍裝的軍人,正一臉嚴肅的守在門口。

        錢軍朝他們敬了一個軍禮,才笑著說:“兄弟們辛苦了,我帶我弟弟妹妹來見我舅舅。”

        那兩個軍人也嚴肅的朝錢軍還了一個軍禮,才笑著說:“真是巧了,彥首長剛剛來。”

        錢軍愣了一下,隨即笑著應了聲,“那還真巧。”

        然后就帶著錢嬌和錢浩進了病房。

        病房門被推開,正靠坐在病床上,臉色和緩的在跟,面前的男人說話的趙建軍和那個男人都同時抬頭朝門口看來。

        那個男人看到了前面的錢軍,隨即臉上露出一個笑容,“大軍來了,快過來看看你小舅舅,你看他今天的精神可好些了?”

        說完,他才看到錢軍的身后跟著的錢嬌和錢浩。

        他們兩他是不認識的,所以在看到他們的時候,先是愣了一下,才笑著說:“呦,今天還帶了小客人來了,我是不是來的不是時候呀?”

        趙建軍在看到錢軍身后的錢嬌和錢浩的時候,也是驚得眼珠都快瞪出來了,在聽到彥璟堂那些明顯帶著夸張語氣的話的時候,才終于回過神了,一張原本就俊朗的臉上,瞬間布滿了笑容。

        “是時候,是時候,老彥你不是老說沒見過我那個外甥女,心里覺得可惜嗎?”

        他說著,笑著伸手朝錢嬌的方向一指,“那,人來了。”

        說完又對錢嬌和錢浩喜笑顏開的說:“嬌嬌和小浩是什么時候來的?大軍你怎么沒提前跟我打聲招呼?你這孩子……”

        只是趙建軍這話還沒有說完,被他的話驚愣住了瞬間的彥璟堂,頓時就有些驚喜,又有些不可置信的出言打斷了趙建軍未說完的話。

        “老趙,你說什么?你說她就是救我命的,你的那個小外甥女?”

        他說著,人已經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幾步就走到了錢嬌的面前,一雙黑亮深邃的眸子里,布滿熠熠星光。

        只是,在他即將靠近錢嬌的時候,錢嬌的胸口突然傳來一陣灼熱的灼痛感。

        那種仿佛是從血液里突然升騰起的高溫,像是要燙傷她的心頭,讓她忍不住額頭冒汗,臉色發白,一雙小手更是忍不住的撫住自己心口的位子。

        。m.

    快捷鍵提示:“<-”健返回上頁,“回車”鍵回書目錄,“->”健下一頁
    上一頁        回書目        下一頁
韩国快乐8是谁开奖